返回首页
欢迎访问 中国历史故事网五分排列3网址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民国故事 >

“七君子”事件

发布时间:2019-07-07 18:51:51 来源:中国历史故事网 点击:
  “九一八事变”后,日本鬼子霸占中国的东北地区后,如狼似虎的他们胃口还没有满足,继续在华北、江南一带,以一副贪婪凶残的嘴脸,时刻打中国国土的主意。为了保家卫国,全国有良心的人民,纷纷以各种方式参与到爱国行动中去。
  
  1936年5月,“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”(以下简称“救国会”)在上海成立。这次大会聚集了全国二十多个大城市的五十多个团体的代表。大会选举宋庆龄、沈钧儒、邹韬奋、章乃器、史良、王造时、李公朴、沙千里等人为执行委员。
  
  大会还发表了自己的宣言:呼吁停止一切内战,释放政治犯,建立一个统一的抗敌政权。这话主要是说给老蒋听的,因为在小日本已经面露凶相的时候,老蒋还在想着打击“自家兄弟”——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。但老蒋就抱着“攘外必先安内”的思想,死不悔改。所以,“救国会”的主张不但没打动他,反而让他很恼火。
  
  “救国会”这边见老蒋没反应,就又在这年的7月15日,发表了《团结御侮的基本条件与最低要求》。在这篇文章中,他们明确表示,赞同中共前不久提出的停止内战、组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,要求国民党政府能以民族大义为重,立即调转枪口对外。同时,“救国会”也在全国各地展开了如火如荼的抗日救国活动。
  
  “救国会”的“唱反调”,让老蒋非常不爽,更让小日本不爽。于是,日本方面向国民政府施压。一心想“讨好”小日本的老蒋,于是就想借此机会打压一下“救国会”。
  
  1936年11月,国民政府在上海逮捕了沈钧儒、章乃器、邹韬奋、史良、李公朴、王造时、沙千里七位“救国会”的领导人。因为他们都是有良心的爱国知识分子,于是大家就把他们亲切地称为“七君子”。
  
  “七君子”被捕后,先是被关押在上海公安局,后来转移到苏州的江苏高等法院看守所。史良因为是唯一的女性,所以被取保候审(有保证人或缴纳了保证金,可以不被关押,但得保证随叫随到)。但后来史良觉得,为了民族的存亡而锒铛入狱,这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,于是,她又主动入狱。
  
  在看守所,沈钧儒等人并没有被国民党的气焰所吓倒。有一次,沈钧儒指着狱警的鼻子责问:“我犯了什么法?你们凭哪条哪款抓我?”狱警文化素质不高,哪里答得出来,于是就请来了自己的“老大”所长。看守所长带着一副哈巴狗似的脸恭敬说地:“老先生,别气坏了身子。这,这,这个请原谅,我们也是奉命行事,身不由己。您老要我说哪条哪款,在下法律知识懂得不多,实在是答不上来。嘿嘿,委屈一下,委屈一下。”看守所长的打哈哈,令沈钧儒老先生更来气。他愤怒地说:“你们这么做,与卖国贼秦桧有什么区别?”看守所长自知理亏,只好灰溜溜走了。
  
  后来,可能是良心发现,也可能是怕被列入卖国贼的行列,在关了“七君子”一夜后,第二天,所长就自作主张将“七君子”全部取保候审,放了。消息传到江苏高等法院后,主管的官员气得是直跺脚。他愤怒地说:“这个草包所长,怎么没有法律依据?最近国民政府颁布了《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》,他们犯的就是第六条!”于是,他下命令让苏州的那位看守所长马上将“七君子”再次逮捕。
  
  私自放人的看守所长吓出了一身的冷汗,心想:我的乖乖,还好是取保候审,不然铁饭碗就砸了!于是,他派军警又将“七君子”逮捕入狱。
  
  “七君子”被捕后,社会各界强烈要求国民党政府放人。1937年4月2日,中共中央发表了《对沈、章诸氏被起诉宣言》,要求立即“释放沈、邹、章、李、王、沙、史诸爱国领袖及全体政治犯”。
  
  但国民党政府当局还是冒天下之不韪,于4月初对沈钧儒等人提起了公诉,并于6月进行了开庭审理。
  
  在法庭上,审判长问沈钧儒:“你赞成共产主义吗?”沈钧儒回答说:“赞成不赞成共产主义这问题非常滑稽。尊敬的法官大人,我要告诉你的是,我们从不读什么主义!如果你们一定要给我们扣帽子的话,那么我们的主义就是抗日主义、爱国主义!懂吗?”
  
  审判长问:“抗日救国不是共产党的口号吗?”沈钧儒回答:“共产党吃饭,我们也吃饭。难道说共产党抗日,我们就不能抗日吗?审判长的话,被告我不明白!”审判长接着问:“那你是赞同共产党建立抗日统一战线的口号了?”沈钧儒回答:“一致抗日,全国人民都同意!”
  
  审判长:“你们被共产党利用了,你明白吗?”沈钧儒:“假如共产党利用我们抗日,我们心甘情愿!”审判长:“你们搞救国活动是共产党指使的吗?”沈钧儒:“不是!是一颗火热的爱国心,以及良心和良知指使的!你这样的问话,我觉得与你的审判长身份不符合!”
  
  一听沈钧儒这话,审判长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。他有点恼怒地问:“你们的救国会办登记手续没有?”审判长知道“救国会”没登记,所以他以为抓住了挽回面子的机会。但沈钧儒大声回答说:“救国会虽然没有登记,但做的事都是光明磊落的!再说,没登记还不是政府的‘功劳’,现在反倒来责问我们!”
  
  沈钧儒的这句回答,又把审判长给呛得够呛。看到审判长输得这么体无完肤,旁边的一位检察官连忙向史良发问说:“你们的救国会组织未经登记,你们的一切活动就是违法的,你知道吗,史良?”这位检察官以为史良是个女性,胆小,容易被唬住。但他的想法非常可笑,只见史良慷慨激昂地说:“抗日救国是每一个中华儿女都应该做的事。如果以没登记为借口,就判我们的爱国活动是非法的,那我只能说检察官你是日本帝国主义的走狗!”检察官听后,脸红得像猴子屁股,哑口无言。
  
  1937年7月7日,“卢沟桥事变”发生,日本发动了对中国的全面侵略。在全民抗战呼声日益高涨的巨大压力下,国民党政府当局只好于7月31日将“七君子”予以释放。
相关文章推荐: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推荐